•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

        1. 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農高一品 > 正文 80、父子敘話
              修遠小心翼翼的坐在程震南身旁的位置。北芪則在一旁伺候著。侯府的規矩,食不語,寢不言,眼下只有輕微的吃飯聲。

              平日里王佩婷對這規矩倒是抓的 不嚴。不過來之前已經好生教導修遠,看著他父親如何做,他就跟著,準不會錯。

              還有,面對他父親時,不要戰戰兢兢的,要表現出大膽,抬頭看著他。但修遠一看見他父親還是忍不住心里害怕。王佩婷千叮萬囑,若是表現出害怕他父親。父親就會不喜他。所以一直忍著。而且說話時不能四處張望。若是非常緊張,就抬頭望天。不要看父親。

              反正他那么矮小,望天也以為是在仰望他父親。王佩婷的速成教育還是有些用的,程震南見修遠倒是和昨天不同,沒有那么害怕他,果然是他的孩子,應變能力還是不錯的。觀察之下,禮儀雖不足,但這些還是可以慢慢修正的。

              用完膳后,丫鬟端著盆c毛巾之類的物件進來給程震南洗漱,修遠也有一份。修遠學著他父親的動作,倒是像模像樣的。

              程震南暗自點頭,這孩子不錯,雖從未學習過,倒是會暗地里跟著他學。

              完事后,程震南領著修遠去了他的書房,北芪則被觀言領下去用午膳,有其他小廝服侍父子倆。

              程震南書房的陳設很簡單。左手邊兩個書架,書架的頂端排著幾盆醒神草。書架側方,掛著一把寶劍,劍鞘是鍍金的,劍柄鑲嵌著一顆顆晶瑩奪目的寶石。中間擺著一張書案,案上幾個寶硯,各色筆筒,毛筆掛的密密麻麻。

              右手邊設著斗大的一個青花瓷,插著滿滿的當季的鮮花,掛著一副對聯,乃是王魯公墨跡。書房還設著臥榻。書案兩旁,還擺著招待客人用的椅子,茶幾。

              書房只有他和程震南,父親正在用毛筆字在寫東西,而他在一旁站著,不由的緊張起來。默默的念著,娘親說緊張就四處望望。

              父親的書房,擺著一張書桌。周圍有兩個書架。擺滿了書,心里默默的念著名字出來,倒是忘了緊張。程震南看著自己寫下的名字,非常滿意,按照族譜,修遠的名字里應該有個仲字。

              既然如此,名字取仲博。出自:《荀子·勸學》: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

              “修遠,過來瞧瞧為父為你取的名字。”程震南把寫有名字的紙,舉著,讓修遠瞧瞧。

              修遠伸頭一瞧,出聲念道:“仲博?”

              程震南大為驚喜道:“怎么,你還識字?”

              修遠緊記王佩婷的囑咐,要是問起在院子里吃的,就說還行,若是問起識字,就說娘親教的。遇上不會回答的問題,就不要出聲。

              所以他很快反應過來:“娘親無事時,教我在地上習字。”

              “哦?你娘親平日里還教了些什么?”程震南接著問。

              這個,娘親教很多,修遠一下子到不知如何回答,索性不出聲。

              程震南見他不吭聲,倒是沒追問下去,繼續問道:“可還會那些字?”

              “娘親只教了三字經。”怕程震南嫌棄他讀書少,小聲的回道。

              “三字經倒是不錯,啟蒙書籍。那你知道為父為你起的名字是何意思?”

              修遠搖頭。

              程震南一笑,也不認為他知道,隨即解釋道:“為父是希望你做個學識淵博之人。”

              修遠似懂非懂的點頭。而后,程震南細細的考教修遠,看他的習了何字,認字程度。

              修遠雖才七歲,但他從前也是被下人欺負過,送到王佩婷跟前日子才好起來,自然不會單純的像平常孩子般。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

              要不是王佩婷交代那些話,一個正常七歲的孩子,早就露餡了。程震南考教完非常滿意的點頭,王氏雖粗鄙,但這孩子教的還是不錯的。至于為什么是王氏的功勞,這孩子的生母不過是個x女,如何識字懂禮。

              “少爺,少奶奶求見。”觀言早就用完午膳了,在門口和北芪候著。

              修遠和程震南說話是越來越大膽,突然聽見門外有人求見。江氏瞧門外的丫鬟未曾見過,隨口門口的小廝,小廝小聲道:“這是王氏的丫鬟。”江氏聽完,皺了眉頭:“還有誰在里頭。”

              “聽說是少爺的大公子。”

              江氏聽完,稍微放下心。還好不是王氏那狐貍精。但是大公子?夫君的長子,怎么會在里頭,不是和王氏呆一塊?紫青瞧江氏的臉由陰晴不定,不知在想何事。

              觀言出來道:“奶奶,少爺正在里頭等您。”

              江氏此時的臉色已經恢復如常。抬起腳步進了書房。程震南見江氏進來了道,開心的介紹:“夫人,這是我的庶長子,剛給他取了名字,仲博,如何?”江氏看著程震南高興的樣子,強顏歡笑道:“夫君起得名字自然是好的。”

              “修遠,還不見過母親。”程震南看向身后的修遠。

              修遠臉上有些不情愿,久久的沒出聲。在他心里,這是跟娘親搶父親的女人。要不是她,娘親哪里會關在院子里。這個自然是他自己腦補的。

              落在江氏眼中,自然是不喜的,還是笑道:“孩子怕生,不礙事。”果然是王氏教出來的孩子,一點規矩也沒有。

              “也罷,今日修遠也累了,早些回去吧。觀言,把少爺送回去歇息吧。”程震南瞧修遠的臉色,估計是一下接受不了,也不勉強,吩咐門外的觀言送他們回宣棋院。

              至于程震南和江氏的閨房敘話,他們就不了解了。

              待修遠回來,王佩婷仔細的詢問了修遠,確定他沒有說不該說的話之后,才安心。又是一日過去。近日王佩婷未曾偷跑出來,外頭的人卻是找王佩婷找的快瘋了。

              “盛大掌柜,您說這姑娘怎么還不來?”天衣閣內,季掌掌柜正在問著盛大掌柜。這烏發膏的生意是他牽線的,雖不在天衣閣賣,但他也負責其中一部分銷售。

              “我也著實不清楚,這訂單都排到明年了。按這每月兩百瓶。”盛大掌柜已經是被客人問得焦頭爛額,主子也被那些貴婦人天天追問,近日都閉門謝客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94770661.com
          七乐彩中奖金额查询
        2.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

              1.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