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

        1. 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悶騷總裁花樣多 > 正文 第690章 干嘛要人家閉嘴
              最快更新悶騷總裁花樣多最新章節!

              “你無聊的惡趣味真是一點也沒有變。”上官亞司睨他一眼。

              幾個小娃娃根本聽不懂原仰這種娛樂方式,很認真地吃東西。

              “這些東西上火,不能吃太多,一會兒要吃飯了。”煙華怕幾個小孩吃得太多,不停地交待。

              “沒事沒事!又不是女孩子,怕什么,想吃什么就多吃點。”原仰完全不同意自家老婆和童雅她們那種小心翼翼養孩子的方式。

              他覺得,男孩子就該百無禁忌。

              這也不能吃,那也要少吃,這樣嬌貴地養著,等年紀一到,送到傭兵學校,適應不了怎么辦?

              所以,只要一有機會,原仰就會帶幾個小毛頭到處體驗生活。

              煙華本來還要反駁,轉念一想,覺得原仰的話也對。

              以前,她就是太擔心,太小心了,才導致了小謙快滿五歲了,一直都呆在研究所里,沒有出來過。

              不過,想歸想,煙會還是沒辦法完全放心的,“那……少吃一點,不要一下子吃太多,要慢慢適應。”

              魅影倒是什么意見也沒有——

              他就是典型的孫奴。

              從一到古堡開始,就鞍前馬后,恨不得二十四小時跟著小謙。

              不停地給小謙洗腦,問他有沒有興趣接管獵人協會……

              原仰揮揮手,正要說什么,突然一陣香風拂過來。

              隨之而來的,是一聲甜膩的嬌喚——

              “仰。”一道玲瓏的身影,瞬間跳上原仰的大腿,熱情如火的紅唇,迎面蓋下來。

              對方也是個練家子,加上原仰根本就沒料到,會在這里遇上老情人,愣了。

              被結結實實,非禮了一記。

              幾個大人連忙把孩子的眼睛捂上,轉過頭去。

              上官亞司則拿起了DV,把這火辣的一幕,拍下來。

              “愛麗絲,住手!”原仰愣了至少三秒,才終于反應過來,狼狽地把人推開。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對人家這么兇!”愛麗絲上半身被推開,下半身卻固執地坐在原仰身上,不肯離開。

              上官亞司拿著DV,仔細地記錄下這一幕。

              “喂!你不幫忙還拍!”原仰簡直頭疼死了。

              要是讓他家諾蘭知道,會剝掉一層皮的!

              上官亞司聳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把DV關了!”原仰吼。

              反正該拍的,都已經拍到了。

              上官亞司笑了笑,滿原仰的要求,把DV關了。

              魅影怕幾個小娃娃留在這里,會長針眼,領著他們到一旁探險,兼參加活動去了。

              桌上就剩下四個人。

              “仰,她是誰?”愛麗絲注意到坐在上官亞司身邊的煙華,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

              有桌子擋著,愛麗絲沒看到煙華的肚子,以為煙華是原仰的新歡,眼神瞬間變得很不友善起來。

              “她是……”

              上官亞司剛要介紹,便被搶了話。

              “你又找了新歡?”愛麗絲千嬌百媚的偎在原仰胸口,“不是說結婚后就要和大家斷絕來往了?為什么又找了一個?你這個騙子。”

              “愛麗絲,你先下去。”原仰冷汗。

              這附近都是純樸的居民,其中又以中國人居多,他們這樣,已經引來叔叔的注目了。

              更別說,現場還有很多小孩子在。

              “你居然趕我下去?我們以前明明那么好過,你這個沒良心的男人……”愛麗絲的表情好幽怨。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原仰看了上官亞司和煙華一眼,生怕他們突然把DV開了。

              “那有很久!明明就是不久前!應該是去年吧!”愛麗絲說。

              “我去年根本就沒有來過英國!”原仰連忙撇清。

              一開始,煙華并沒有太在意。

              正確地來說,如果不是原仰的態度太過緊張,煙華還不會多注意到。

              就是因為他顯得非常緊張,煙華這聯想到了——

              或許,可以利用這一點,讓原仰暫時替自己保密DNA鑒定報告的事?

              魅影和上官亞司之間的談話,煙華并不知道。

              所以,她還不知道,上官亞司已經察覺到了異樣。

              還以為,他什么也沒察覺到。

              “那就是前年嘍!總之就是最近啦!那一次,我們兩一起順著昭披耶河進入越南,在坤丹山的時候,你突然興趣一下,不管四周情況怎么樣,把人家壓在船舷上,直接掀裙子就……”

              “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原仰趕緊強調,生怕煙華會把這件事記到心里去,然后打電話和諾蘭閑聊,聊著聊著,一不小說透露。。

              該死!

              他今天出門是沒燒香嗎?

              怎么會遇上愛麗絲這個難纏的角色?

              “明明就是三年前的事,你這個壞蛋,居然吃干抹凈,轉頭就不承認了!”愛麗絲抗議。

              “我五年前就結婚了!結婚之后,就和你們沒有聯絡了!”

              愛麗絲本來是跟原仰開玩笑的,被他這種態度惹怒了,“我想想啊,三年前,你結婚后,突然覺得婚姻沒意思,所以跟我聯絡,說你老婆……對了,你老婆叫什么來著?”

              “諾蘭。”上官亞司很好心地回答。

              你這也是兄弟嗎?原仰犀利的目光,簡直要把上官亞司凌遲成碎片。

              “對!就是諾蘭!”愛麗絲興奮在重復,“三年前,你說結婚沒意思,打電話找我,說要跟諾蘭離婚,和我在一起……”

              “愛麗絲,造謠什么時候變成你的專長了?”原仰臉黑下來,真的動怒了。

              婚內出軌這事非常嚴重。

              要是傳到諾蘭耳朵里,二話不說,絕對離婚。

              諾蘭發起火來,可是很嚇人的。

              尤其,家里還有童雅和秦雪郁幾個女人,替她撐腰。

              當然,原仰不是怕童雅和秦雪郁。

              他擔憂的是,童雅和秦雪郁若是扯進來,上官烈和上官瑾勢必也不會坐視不理,到時候……

              原仰想到自己成為眾矢之地的畫面,頭就癮癮作痛。

              他“老了”,經不起折騰了。

              這處艷遇,還是留給別人好了。

              “干嘛這么生氣嗎?”愛麗絲愛嬌地說,不但沒下去,還在原仰的腿上蹭來蹭去的,“我又沒有說假話。”

              “我們上一次見面,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我們見面時坐過的椅子,都變成了化石了!”

              “哪有很久!明明是三年前……不,兩年前的事……不不,也不對,是一年前的事!當時,你簡直就和關在籠子里二十年才放出來的野獸一樣,直接就把人家撲倒!”

              “愛麗絲,你給我下去!”原仰咬牙徹齒地瞪著這株罌粟花。

              再這樣任她鬧下去,他舒舒服服、平平靜靜的婚姻,真的會就此結束。

              “不要這么無情嘛!”愛麗絲緊緊地抱住原仰的脖子不放。

              幾年前,原仰結婚,跟她們徹底地斷了關系,一點情面不講。

              后來,更是與她們完全斷絕來往。

              在公共場合碰面回避也就算了,工作上的事,一與她們有關,原仰竟然也能避就避,搞得她們很不爽——

              不當情人了,連朋友或工作伙伴的關系都不能繼續了?

              不過生氣歸生氣,愛麗絲拿原仰一點辦法也沒有——

              自從原仰結婚后,他們碰到的機會,就幾乎沒有了。

              愛麗絲今天是來找住在附近的姐妹逛街的,好死不死,從陽臺上看到,原仰竟然在。

              于是,立刻奔下來,找他好好算賬。

              真是可惜。

              原仰的老婆竟然不在。

              否則,今天一定是一場好戲。

              愛麗絲剛才還以為,煙華是原仰的老婆呢。

              結果奔下來一看,不是。

              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女人。

              而且,跟上官亞司的關系,似乎比跟原仰更親密得多。

              不得不說,愛麗絲心里,是非常失望的。

              又失望,又積了一肚子的怨氣,愛麗絲只好拼命地跟原仰磨了。

              “愛麗絲,下去!不要讓我說第三次!”原仰厲聲道,這回是真的動怒了。

              愛麗絲卻還是不肯放棄,“怕什么,反正你老婆又不在。”

              諾蘭是不在,但是上官亞司和煙華在!有一個紀錄一切的DV在!還有一群小鬼頭在!

              更何況,就算沒有上官亞司和煙華在,沒有DV,沒有小鬼頭,原仰也斷然不可能跟愛麗絲再有任何的牽扯!

              愛麗絲估計也知道,原仰是真的生氣了,扭捏了一會兒,終于下去了。

              坐在一旁喝悶酒,嘴里還碎碎念,說著原仰過去一樁又一樁的風流事。

              原仰聽著,俊臉黑得跟潑了墨似的,濃得化不開。

              “我和她上次見面,已經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原仰向上官亞司和煙華說明。

              “亂講!我們明明一年前見過面!”愛麗絲不甘寂寞地說。

              她看出來了,原仰很怕自己亂說。

              于是,愛麗絲偏偏就要亂說。

              “你閉嘴!”從來沒有對女人吼的原仰再也忍不住爆發了。

              愛麗絲:“我說的是事實,干嘛要人家閉嘴……”

              “愛麗絲!”原仰的語氣充滿了警告。

              “……人家說的真的都是事實啊。”愛麗絲還是不肯死心。

              “你——”原仰氣結,懶得理她,“小子,你不會相信她說的吧?”

              這幾年,他的私生活有多干凈,上官亞司不會不知道的。

              上官亞司沒說話。

              原仰這幾年有多老實,他當然是很清楚的。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94770661.com
          七乐彩中奖金额查询
        2.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

              1.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