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

        1.     最快更新穿成總裁的替身妻[穿]最新章節!

              “修齊!”蘇雅雅的靈魂叫了沈修齊一聲, 奈何沈修齊聽不到她的叫喊聲, 依舊一動不動地看著病床上躺著的人,對她的叫喊沒有半點兒反應,心里眼里都只有病床上的那個她。

              “修齊!”蘇雅雅往沈修齊身邊飄過去, 又大聲地叫了一聲,可惜沈修齊依然沒有絲毫反應。

              蘇雅雅伸手去拉他, 手卻從他身體里穿了過去, 蘇雅雅急了,她趕緊往自己的身體飛了過去,想要重新飛進自己的身體里,然后讓自己醒過來。

              然而雖然她這么做了, 可是身體卻不接納她的靈魂,就好像產生了排斥反應一樣,她始終飛不回自己的身體里去, 只能徘徊在身體的周圍, 怎么也無法和身體融合成一體。

              靈魂無法和身體融合成一體,就沒有辦法醒過來,任蘇雅雅怎么著急和擔心都沒有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沈修齊握著她的手傷心落淚,心痛得不得了。

              沈修齊一直在照顧蘇雅雅, 就連工作都帶到醫院來做,什么事情都是自己親力親為, 絕不假他人之手, 哪怕是給蘇雅雅擦身體、按摩、喂水等, 沒有一樣不是他做的。

              每天晚上沈修齊就住在醫院里,陪著蘇雅雅,哪兒也不去,即便蘇媽媽和孫琴來勸他,叫他回去休息一下,他也不愿意,最多就是回家去洗個澡,換個衣服,然后又到醫院來守著蘇雅雅。

              蘇媽媽把沈修齊做的一切看在眼里,,勸他道:“修齊,你這個樣子是不行的,雅雅昏迷的這段日子,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你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回去休息吧,要是雅雅醒過來看到你憔悴成這幅模樣,一定也會很心疼的,你都在醫院里呆了這么幾個月了,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沈修齊握著蘇雅雅的手,沙啞著聲音道:“我怎么舍得讓她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這兒,我就想陪著她,我不想一個人回去,家里面太冷清了。”

              沒有蘇雅雅,他也會活不下去的,這句話以前他就說過,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陪在她的身邊,等著她醒過來。

              蘇雅雅聽到他說的話,又著急又難過,可惜靈魂回不去身體,只能留在沈修齊的周圍,每天看著他忙碌,盡可能地陪著他。

              這天夜里,沈修齊給蘇雅雅擦完身體之后,就累得趴在桌子邊上睡著了。

              睡著的沈修齊做了一個長長的詭異的夢。

              在夢里面,沈修齊看到自己娶了一個同樣叫蘇雅雅的女人,但是那個蘇雅雅跟他心愛的蘇雅雅不一樣,她的性格驕縱,脾氣也不太好,心思不正,驕縱任性,貪圖享樂,不思進取,只過坐享其成的生活,跟自己的爸爸媽媽關系也不好,甚至嫌棄自己的爸爸媽媽掙錢太少,不能給她更加優渥的生活。

              自從沈修齊和蘇雅雅結婚之后,沈修齊念在她幫過他的忙,讓他順利繼承爺爺的遺產的份上,他還是很寵她的,給過她許多貴重的禮物,她想要什么,他就給她買什么,反正只要是她提出來的要求,他都盡可能的滿足她,從未叫她失望過。

              可是即便這樣,依然不能滿足蘇雅雅的虛榮心,她開始變得更加的貪婪和霸道,甚至開始干涉他的私生活,不準他跟其他的女人有工作以外的接觸,哪怕是他的秘助理,她也依然充滿了防備和警惕,甚至還偷偷找了狗仔跟蹤他調查他,把他的一切行蹤都事無巨細的調查得清清楚楚。

              沈修齊很快就發現了蘇雅雅派人跟蹤調查他的事,這讓他非常生氣,他不喜歡蘇雅雅這樣懷疑和干涉他,兩個人在家里面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甚至大打出手。

              蘇雅雅又哭又鬧,砸了家里面許多的東西,不少貴重物品都被砸的稀巴爛,沈修齊看著凌亂的家,非常生氣和失望,當天夜里就搬了出去,到外面的酒店去住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安語彤從國外回來了。

              許凱是在第二天帶著從國外回來的安語彤到沈氏集團找沈修齊的。

              此時的安語彤還跟以前一樣溫柔,笑容甜甜的邀請沈修齊一起去吃飯,她說:“幾個朋友都這么久沒見了,難得能聚在一起,就去聚一聚吧。”

              沈修齊前一天晚上才跟蘇雅雅吵了架,本來就心情不好,一點兒也不想回家去面對蘇雅雅,于是他便在許凱和安語彤的勸說之下,點頭答應一起去聚餐。

              當天晚上他們先是去了新皇城吃飯,難得幾個朋友能聚在一起,席間幾個人就喝了不少的酒。等到吃完飯出來,安語彤又提議大家去老地方續攤。許凱、宋明、姜成光他們都說要去,沈修齊心里也不想回去對著蘇雅雅,就跟著他們一起去了。

              那天晚上,幾個人后來到底喝了多少酒,沈修齊都不記得了,反正大家都醉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早上,等到沈修齊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和安語彤睡在了一起。

              安語彤是在他醒過來之后才醒的,她也沒有哭,也沒有跟他鬧,只是對著他苦笑了一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修齊,昨天晚上我們都喝醉了,什么都不記得了,所以你就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吧。”

              她說得非常輕松坦然,但是眼睛卻紅了,聲音的尾音還哽咽了一下,說完便轉過身去不再看沈修齊一眼,起身下床去拿衣服穿上。

              沈修齊看著她纖細的背影,莫名的生出一股異樣的感覺,畢竟是自己曾經愛過的女人,他看到她這么傷心難過,要說心里沒有一點兒觸動那是假的。

              他猶豫了一下,便朝她走過去,拉住她的胳膊道:“這件事情我會對你負責的……”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安語彤就已經哭著搖頭說:“不用了,沒關系的,你都已經結婚了,我會把這件事情忘記的,不會給你造成困擾。”

              沈修齊皺著眉頭道:“你聽我說,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處理好的,你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

              那天,沈修齊好不容易才安撫好了安語彤,然后開車回了家。

              到家之后,沈修齊見到蘇雅雅,非常平靜地跟她提出離婚。

              當初沈修齊和蘇雅雅本來就是協議結婚,結婚的時候,就早就已經擬定好了離婚協議,現在也是時候該做個了斷了。

              沈修齊去把離婚協議拿了出來,要蘇雅雅簽字。

              可是蘇雅雅死活不同意,她哭著喊著不要離婚,求沈修齊原諒,她保證以后不會再那么做了,不會再找人去調查跟蹤他了。

              可惜沈修齊早就對她失望透頂,他之前不是沒有給過她機會,他其實給過她很多的機會,只是她都沒有珍惜,而且她讓人跟蹤調查他也觸及到了他的底線,再加上出了安語彤這件事,他實在沒有辦法再跟她生活在一起了。

              他淡淡地說:“我們離婚吧。”

              蘇雅雅搖頭哭著說:“不,我不要離婚,我不要離婚!”

              沈修齊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兒,拿出筆把離婚協議簽好之后,就離開了家。

              看到沈修齊毫不猶豫地離開,蘇雅雅氣得不行,覺得沈修齊肯定有鬼,便又繼續找人跟蹤調查沈修齊,這一回,她發現了沈修齊和安語彤那天晚上的事情。

              蘇雅雅大怒,她從跟在沈修齊的身邊開始,就知道沈修齊有一個很喜歡很喜歡的白月光,那個人就是安語彤,在她看到安語彤跟沈修齊在一起有說有笑的照片之后,立馬就失去了理智,瘋了似的找人去給安語彤制造麻煩。

              安語彤在去試鏡的路上不慎受傷,沈修齊得知之后,讓人送安語彤去了醫院,還給她安排了醫院里最好的病房。

              得知此事,蘇雅雅更加生氣,便一次又一次的讓人給安語彤制造麻煩,讓安語彤倒霉受委屈。

              沈修齊察覺到事情不對,便讓人去查到底是怎么回事,底下的人很快就查清楚了,原來這一切都是蘇雅雅讓人干的。

              查明真相之后的沈修齊更加氣憤,又一次開車回去找蘇雅雅對質,兩個人吵得非常厲害。

              沈修齊堅持要離婚,蘇雅雅說什么都不同意,還把離婚協議都撕了。

              沈修齊冷眼看著她道:“你把離婚協議撕了,我還可以讓律師再寫一份,寫無數份,直到你同意離婚為止。”

              “沈修齊,你混蛋!”蘇雅雅紅著眼大罵道。

              沈修齊沒再理會她,轉身走了。

              蘇雅雅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怎么也無法忍下這口氣,她立馬就找人去把安語彤綁架了。

              綁架安語彤的綁匪不算高明,很快就被沈修齊查到了,他派出去的人沒花多少工夫就把安語彤救了回來。

              被綁架的安語彤被嚇壞了,看到沈修齊之后,就哭著撲進了他的懷里,渾身劇烈的顫抖,委屈又可憐地道:“修齊,我好害怕,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

              聽到安語彤哭得那么傷心,沈修齊皺緊了眉頭。

              這一次,他說什么都不會對蘇雅雅再客氣了,他甚至連面都沒有露,就讓人強逼著蘇雅雅在離婚協議上簽了字,然后讓人毫不客氣地把她趕出了別墅,并且嚴令讓她離開京都,再也不準回來,否則的話就讓她好看!

              被強逼著離婚的蘇雅雅怎么也不相信沈修齊會這么狠心,她不愿意離開京都,不想就這么回去,不想就這么灰溜溜的被人趕出京都,要是讓家里面那一群勢利的親戚知道了,還指不定要怎么嘲諷她,那樣她多沒有面子啊。

              所以她沒有離開京都回老家去,她繼續留了下來,并且一直暗中讓人留意著沈修齊的動靜,企圖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再跟沈修齊重歸舊好。

              但是蘇雅雅留在京都過得很不順利,她本來跟沈修齊離婚,即便沈修齊沒有跟她那一千萬的贍養費,她身上還有沈修齊當初買給她的許多金銀首飾以及一些存款,她要是帶著這些東西和存款回老家去老老實實地過日子,也能過得相當不錯了,可惜她并沒有這么做。

              蘇雅雅到處找人幫忙,想要再見到沈修齊,想要再跟沈修齊重歸于好。

              于是,有一天,她就碰到了一個自稱是沈修齊的商業伙伴的男人,她曾經跟在沈修齊身邊的時候確實在一個酒會上見過他。

              那個男人告訴蘇雅雅,他可以給她這個機會,幫她這個忙,他過幾天要舉辦酒會,會邀請沈修齊參加,到時候她也可以去,不過需要她給錢才肯幫這個忙。

              病急亂投醫的蘇雅雅就問他要多少錢,男人比了一個數,蘇雅雅覺得有點多,男人笑著說他舉辦酒會也是要錢的,于是兩個人討價還價,最后談成了一個數目,而那個數目恰恰是蘇雅雅身上全部的錢。

              然而,等到蘇雅雅把所有的人都給了男人之后,那個男人卻拿著錢跑了,失蹤了,再也找不到了。

              被騙得一無所有的蘇雅雅,哭哭啼啼地去沈氏求助,可惜前臺的工作人員哪里肯讓她見沈修齊,任她說得多可憐多無助,工作人員都沒有讓步。

              最后是陳助理剛好從樓上下來看見了,便問了問是怎么回事,才知道蘇雅雅被人騙了。

              蘇雅雅哭著求陳助理,“你讓我上去見見修齊吧,我求求你。”

              可惜陳助理也沒有同意,只是給了她一些錢,說道:“你回家去吧,沈總不會見你的。”

              蘇雅雅不要錢,哭著鬧著要見沈修齊,陳助理也被她糾纏得煩了,便讓保安來把她請了出去。

              后來陳助理跟沈修齊匯報了這件事,把蘇雅雅被人騙了錢,日子過得窮困潦倒的事情告訴了沈修齊。

              那個時候,沈修齊坐在辦公桌后面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后跟陳助理說道:“你去聯系一下她的家人,讓他們把她接回去吧。”

              陳助理在聽到他的吩咐之后愣了愣,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就去安排人聯系蘇雅雅的父母了。

              蘇爸爸和蘇媽媽很快就趕到了京都,找到了蘇雅雅,并且把她帶回了老家。

              回到老家的蘇雅雅,確實過了一段被人嘲諷的日子,她整天都躲在家里也不敢出門,害怕見人,又害怕家里面的親戚上門。

              為了照顧蘇雅雅的情緒,最后一家人就搬到鄉下去住了。沒有親戚來打擾,日子終于好過了許多。

              只是可惜,這樣的好日子不長,蘇媽媽就生了病,很嚴重的病。蘇媽媽和蘇爸爸以前為了培養蘇雅雅,家里的錢都緊著蘇雅雅用,這么多年下來,也沒有什么存款。到了醫院里花錢如流水,蘇媽媽的病需要許多錢,家里面僅有的那點積蓄很快就花完了。

              蘇雅雅很難過,她想救蘇媽媽,她哭著拉著蘇媽媽的手道:“以前是我不懂事,現在我長大了,我也明白了你們的不容易,我想去找沈修齊要錢,他曾經說過離婚會給我一筆錢的。”

              蘇爸爸和蘇媽媽不想讓她去,但是蘇雅雅還是背著蘇媽媽和蘇爸爸一個人去了京都。

              她去了沈氏集團,在沈氏的大門外徘徊了很久,她知道她進去也見不到沈修齊,她就想在外面等著他,等到他出來的時候,她再趁機出現。

              但是很不幸的是,她那天在沈氏外面等了好幾個小時都沒有見到沈修齊,反而先見到了安語彤。

              安語彤已經把她的黑長直燙成了卷發,身上穿著緊身的長裙,涂著大紅唇,妖嬈又嫵媚。

              她勾著紅唇對蘇雅雅道:“我不會讓沈修齊見到你的,我馬上就要和沈修齊結婚了,我就要成為沈太太了,我不會讓你來搞破壞的。”

              為了防止蘇雅雅見到沈修齊,安語彤便讓人把蘇雅雅綁架了。

              那群惡心齷齪的男人把蘇雅雅帶到了郊外一處偏僻的廢棄倉庫里。安語彤就像一個美麗的惡魔一樣,對著那些人說:“你們好好享用她吧。”

              蘇雅雅跪在地上又哭又求,希望安語彤能夠放過她,她尖叫哭喊著道:“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會來打擾你和沈修齊了,求你放過我,求求你。”

              然而安語彤只是對她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機接起了電話,對著電話那頭的人柔聲說道:“修齊,我有一點點事在外面,我一會兒辦完事就回來,好的,我很乖的。”

              跪趴在地上的蘇雅雅聽到安語彤對著電話那頭的人叫修齊,就像瘋了一樣歇斯底里的叫喊著,“修齊,救救我,修齊,救救我!”

              然而安語彤卻冷酷的飛快地把電話掛斷了,沒有給蘇雅雅任何求救的機會,冷漠地轉過身,踩著高跟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廢棄的倉庫。

              離開倉庫之后,安語彤冷漠地勾了勾唇,低頭看了一眼根本就沒有接通過電話的手機,心里非常得意的想著,不過是一個小技巧而已,就騙得蘇雅雅那女人完全崩潰了,真是很解氣呀!

              干了壞事的安語彤一點兒負罪感都沒有,她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回去,第二天開開心心地穿上婚紗,打扮成最漂亮的新娘子,如愿地嫁給了沈修齊。

              婚禮舉行得很盛大很盛大,有許多賓客前來參加安語彤和沈修齊的婚禮,安語婷一直在旁邊冷冷地看著,心里的嫉妒之火熊熊燃燒,她恨不能代替安語彤的位置,讓嫁給沈修齊的那個人是她。

              沒有等到婚禮舉行完,安語婷就妒火中燒的離開了,她一路開著車,像瘋了一樣開了出去,她知道她姐姐干的事,她姐姐嫁給沈修齊了,她不能拿她姐姐怎么樣,但是遷怒到蘇雅雅的身上卻是可以的。

              她發了瘋一樣開車去倉庫,當看到蘇雅雅從倉庫里走出來的時候,她的腦子里就只有讓她死,讓她去死的念頭,她便毫不猶豫地把車開了過去,然后把蘇雅雅像個破布娃娃一樣撞飛了出去。

              蘇雅雅的身體飛起來,又像破布娃娃一樣摔在地上,鮮血從她的口鼻流出來,眼睛睜得大大的,到死也沒有閉上。

              安語婷撞完了人,才突然清醒過來,她看著被撞死的蘇雅雅,看著滿地的血,內心里才涌起恐懼,她不敢回家,也不敢報警,她唯一能夠想到并且做了的事,就是驚慌失措地給她的大伯安家祥打電話。

              “大伯,我撞人了,我把人撞死了,該怎么辦,該怎么辦啊?”安語婷哭著向安家祥求救。

              得知安語婷開車撞死了人,安家祥在電話里非常冷靜地對安語婷說道:“你告訴我你現在在哪兒,我馬上安排人去處理。”

              “我,我在……”安語婷便哆哆嗦嗦地把自己所在的位置說了一遍。

              安家祥的動作非常快,不多時就安排人來把事情處理了,他安排了一個人頂替了安語婷,然后讓那個人去自首,最后便是那個頂替的人去坐牢,又另外給了蘇爸爸蘇媽媽一百五十萬,讓蘇爸爸蘇媽媽拿著一百五十萬去治病,就把事情解決了。

              安語婷撞死蘇雅雅的事情,一直讓安家祥隱瞞得很好,沈修齊一直都不知道這件事。

              安語彤如愿嫁給了沈修齊,她和沈修齊也和和美美地過了一段日子。

              這天,安語彤開車去機場接沈修齊,沈修齊前幾天去了美國談生意,還有一個小時就該回來了。

              然而當安語彤在機場見到沈修齊的時候,發現沈修齊并沒有她想象的那么高興,反而一直陰沉著臉,仿佛暴風雨即將來臨前的天空。

              安語彤察覺到不對,問沈修齊怎么了,沈修齊只冷淡地道:“回家再說。”

              等回到家里之后,沈修齊一臉嚴肅地質問安語彤道:“你在美國都干了些什么?”

              安語彤以為自己在美國干的那些事情一直隱瞞得很好的,沈修齊應該不會知道的,可是現在沈修齊卻知道了,并且嚴厲地質問她。

              她在短暫的驚慌之后,很快就冷靜下來,露出十分委屈的表情對沈修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那些事情都是大伯安家祥讓我做的,你也知道大伯是我們家做主的人,他讓我那么做,我能有什么辦法,我也是被逼的啊!”

              沈修齊盯著她說完,忽然就冷笑了一下,說道:“好吧,就算你在美國干的那些事情是你大伯讓你做的,那你說你懷了我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安語彤的臉蛋兒瞬間變得蒼白,就連大紅唇也失去了顏色。

              還沒等安語彤說出解釋的話,就聽到沈修齊繼續說道:“其實我們那天晚上應該什么都沒有發生,你也沒有懷上我的孩子,對不對?”

              安語彤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

              那天晚上,她和他確實什么都沒有發生,她不過是脫了衣服躺在他的身邊睡了一覺而已,是她設計了他。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94770661.com
          七乐彩中奖金额查询
        2.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

              1.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