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

        1. 筆趣閣讀書 > 玄幻小說 > 神魔之傳 > 正文 第263章 心酸苦澀
              高聳而又純黑的邪魔之塔中,赫然有一個直徑達到十米的大坑分外醒目的出現在了塔底,那無疑是被一股強橫至極的能量沖擊波給摧枯拉朽的強行轟成,所有的石塊在一瞬間被碾碎成了一片齏粉,空氣中更是彌漫著一層淡淡的煙塵。

              而在坑中,可以見到正有四人滿身塵埃,蓬頭垢面,顯得分外狼狽,其中一個身材修長的倩影正輕微顫抖著,慢慢一點點地站了起來,她先是用手簡單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接著伸出手掌,瞧見那掌心之中所隱隱浮現出來的紫黑色光芒,不由得喜上眉梢,明媚的金眸之中頓時充斥著興奮的目光,在受盡了生不如死的痛苦,尤其是險些形神俱滅之后,她終于是成功了,再也沒有什么是比受盡挫折磨難之后收獲到滿意的成果更加令人感到滿足了,同時還會感到分外心安。

              這邪惡之力,總算是被她所具備,如此一來,接下來只要能夠將圣邪之力融合在一起的話,那就可以!就可以得到那份至高無上的混沌之力了,事到如今離她一直以來的目標也僅僅只差最后一步了。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接著進行融合的時候,圣靈心從來都沒有忘記,她們一行人此刻還正處于困境之中,如果不能脫離這個險惡之地的話,她再怎么有收獲也將會是毫無意義。

              一念到此,她彎下身子,小心地攙扶起了身邊的空靈娜和凰熾嫣,旋即轉頭看向一旁已經自個拄著冥蛇杖站起來的魔族智者,沉聲道:“九幽老族長,小女子眼下已經成功繼承了邪惡之力,您老人家乃是三界之中聲名顯赫的老前輩,語出如山,一言九鼎,現在也應該履行先前的承諾了吧。”

              邪九幽那一雙幽深的純黑眼眸審視著這個女子,將她從頭到腳都分外細致地察看了一遍后,默默感受了一番她體內若隱若現的熟悉波動,這才緩緩點了點頭,臉上出現了一絲淡然的微笑,和藹的說道:“這是自然,老夫一向是說話算話,這一朵暗靈芝,就交給你們了。”

              說罷,老人便從懷里掏出了那一朵黝黑發亮的暗靈芝,一揮手,就很爽快地扔給了圣靈心,被她一把抓住,認真看了看后,就將這至關重要的救命靈物好好的收進了空銀項鏈之中。

              緊接著,其手中的冥蛇杖又瞬間閃亮一道道紫黑色流光沿著杖柄注入到了他腳下的地面,很快,令人驚異的一幕便發生了,地上的損壞立即就開始了快速的修復,周圍的粉塵碎石匯聚起來,在短短數息之后,大坑已經消失無蹤,圣靈心等人重新站在了平整堅實的地上。

              “這座邪魔之塔,還真是有些神奇啊,看來本身就是一件品質不俗的寶器。”

              圣靈心踩了踩腳下的地面,心中不禁有一點驚訝,這種強效的自我修復能力,即便是在寶器之中也不多見,至少也是頂級以上的寶器方才能有這種奇特的效果啊。

              不過驚訝歸驚訝,她還是有條不紊的接著對邪九幽沉著說道:“還有放我們安全回靈界這點,還請您也立刻施行吧,時間不等人,我們在靈界真的是有急事要辦啊。”

              “呵呵,這話說的倒也沒錯。”

              邪九幽莫名的輕笑一聲后,高舉起了冥蛇杖,頂端的黑色水晶球中忽的出現了一個紫黑色漩渦,在迅速擴大之后,出現在圣靈心之前,飄渺的空間波動從中散發出來,正是一個時空隧道。

              等做完了這一切,邪九幽眼神微動,突然就對圣靈心緩緩說道:“在你們走之前,老夫還有一件事要告知你們。”

              圣靈心的心一瞬間像被一只大手握緊了似的,她神情一凜,立刻謹慎的說道:“是什么,還請九幽老族長盡管直言。”

              “呵呵。”

              邪九幽突然淡笑了一聲,緊接著本就皺紋滿臉的他仿佛就在一瞬間變得更加蒼老,甚至平添了幾分悲涼之氣,這一刻的他,就像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落魄老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心酸苦澀。

              他喃喃道:“你們可知,現在的魔族究竟是由誰來統治的?老夫在這之前又為什么會被囚禁在流放之地?”

              聽他這么一說,圣靈心三女的面色陡然間認真嚴肅了很多,凰熾嫣冷靜的說道:“我等不知,愿聞其詳。”

              在此之前,外界一直以來都認為當今魔界的統治者是邪九幽,畢竟無論從資歷,能力還是實力上來說,他都毋庸置疑的堪稱是最佳人選,而事實上,自從兩百年前那終結一戰之后,暗邪魔族也的確一直都是由邪九幽所執掌,正因如此,所以當在流放之地見到了邪九幽之時,圣靈心三女才會那般震驚。

              而現在,他不是魔界的當權者,那么又會是誰?又能是誰可以扳倒這個三界之中最為老謀深算的魔界智者,這是她們心中目前為止最大的疑問了,而如果能解開這個疑問,興許就能解開現今一切的謎團了。

              邪九幽無比深邃的眼眸中情不自禁的出現了一抹復雜,他緩緩道:“唉其實乃是老夫的那個外孫女啊”

              “你說什么!?”

              空靈娜一聽,忍不住驚呼出聲,不乏震撼的道:“邪夜月?現在的魔族竟然是由她所統治的嗎?”

              凰熾嫣素來冷靜的嬌顏上也驟然間出現一絲驚詫,紅唇微張,顯然覺得有一點不可思議。

              而圣靈心自己,則多少有些若有所思,腦中回憶起關于邪九幽口中的那人資料。

              邪夜月乃是邪九幽的外孫女,更是傳聞中那個蓋世魔頭的女兒,而且,據說也是她那自幼就從未謀面的母親一直以來的對手。

              邪九幽點點頭,緩緩道:“沒錯,正是她,奪取了魔族族長之位,也同樣是她將老夫給禁錮在了流放之地”

              “嗯原來如此,那么想再請問一下幽老,不知其父邪夜魔現在的狀況又如何?”凰熾嫣橙色美眸中眼波流轉,特意地留心問道。

              “他啊,比起老夫可是要好一點哦。”邪九幽面色略顯陰沉,輕聲道:“依舊是魔界大將軍,現正在為邪夜月效力呢。父親幫助女兒啊”

              “既如此,為什么對你這個外公會這樣呢?”空靈娜不解的道:“你們的關系不也是很親密嗎?而且你的實力也不下于邪夜魔啊,在能力方面甚至還猶有過之,實際價值也非常大,她就算奪位,也頂多把你囚禁起來,總不至于流放到那種荒涼地方自生自滅吧。”

              “”

              低頭沉默了片刻,老人眼中閃過一絲掙扎和糾結,他幽幽的道:“你說的也沒錯,本來她如果只是想奪位的話,其實老夫也未必不會同意,畢竟她乃是老夫的后裔啊,遲早有一天這族長位子也是會全權交給她的,早一天晚一天其實也無妨,更別提老夫畢竟是已經上了年紀,精力不濟,原本就想要在最近這段時間將位子交給她的啊”

              “但是她卻等不及了,直接就選擇強行奪位,甚至為了以防萬一還把你流放囚禁,是這樣嗎?”

              一旁的圣靈心出言相問,面色平靜中帶著一絲沉重。

              “多少也可以這樣說吧,至少從客觀上來看,整個過程的確是如此,沒有錯。”邪九幽緩緩道,目光隱晦中包含一絲淡淡的復雜。

              圣靈心盯著這老人,她看得出來,這個讓她覺得深不可測的老人定然隱瞞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但她同樣有著這樣一種強烈的直覺,如果強行逼問的話,也絕不可能從他嘴里問出一個字。

              于是,她嘆了一口氣,問道:“所以您想對我們說的就是這些嗎?也就是當今魔界之主乃是您的外孫女邪夜月嗎?”

              “沒錯,就是如此,希望能對你們有一些幫助了。”邪九幽臉色瞬間恢復了平靜,沉聲道:“同時,老夫給你們一個勸告,回到靈界后,一切都要小心注意,再會吧。”

              話音一落,老人修長干瘦的身軀即在須臾間化為了一團漆黑如墨的煙霧,一眨眼就在圣靈心三女面前消散無蹤,只剩下了他所設置的時空隧道。

              很顯然,邪九幽此時此刻已經言盡于此,因而直接了當地選擇消失撤離。

              圣靈心凝視了一會兒他所在的地方,隨后徑直走向了那時空隧道,一邊走一邊說:“走吧,現在帶著暗靈芝回去救三族的首腦最為要緊。”

              話一說完,她的嬌軀就沒入了紫黑色的漩渦之中。

              凰熾嫣和空靈娜兩女下意識對視一眼,皆是瞧見了對方眼中的一絲無奈,她們心里清楚,在眼下這種波譎云詭的莫測局勢下,就只能見招拆招了,日后若是又有什么麻煩出現,那就一一解決掉好了。當務之急是先離開這里,回到靈界救人為先。

              不約而同的互相點點頭,她們亦是徑直地進入了時空隧道之中,轉瞬間已消失不見。

              漩渦緩緩地消散而去,讓邪魔之塔恢復到了一直以來的空蕩死寂,只有那墻體上的魔紋尚在持之以恒地釋放著詭異的邪光。

              但很快,在須臾之間,空氣中突兀的出現了許多絲絲縷縷的黑煙,飛快聚攏到了一起,最終組成了那一個蒼老的人形——邪九幽。

              他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邪魔之塔,只不過是等圣靈心走了之后方才再度現身,因為他在這里,還有著一些事情得做。

              剛一現身,瞬間瞧見老人那飽經滄桑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真切的痛苦,其中絕沒有任何的虛假,他低聲而又無比沉郁的喃喃自語道:“萬萬沒料到,我邪九幽也會有這一天,竟會面對這種選擇,呵,呵呵呵呵。蒼天啊,真是待老夫不薄啊,呵呵呵。”

              他輕笑著,就像是在譏諷著自己,下一刻,他緩緩盤膝在地,猛然間無比沉著的道:“既然都做出了選擇,既然都別無選擇,那就堅持下去吧。”

              說著,他僵硬地抬頭,仰望著上方的一輪邪月,面容中不乏一絲苦澀和無奈

              (本章完)

              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94770661.com
          七乐彩中奖金额查询
        2.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

              1. <bdo id="muiw2"></bdo>

                    <output id="muiw2"></output>

                    <blockquote id="muiw2"><sup id="muiw2"></sup></blockquote>